新用户注册

完善资料

选取头像

上传头像

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,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

头像

预览

忘记密码

设置新密码

娱乐

拉斯·冯·提尔7年后回归戛纳,他的电影播放时100人退场

顾天鹂2018-05-15 14:21:13

但是留到最后的人起立鼓掌了 6 分钟

指望拉斯·冯·提尔拍出一部“正常”电影的人,这次难免又会失望。这位拍出《狗镇》、《反基督》和《女性瘾者》等大胆作品的作者导演,此次携《此房是我造》(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)来戛纳首映,不出意料又赶走了一批观众。

《此房是我造》围绕华盛顿的一名高智商连环杀手展开。马特·狄龙饰演杀手杰克,他将自己的行为视为艺术,一边犯下多起凶残罪案,一边独白自己的人生哲思。电影将通过长达 12 年的谋杀罪行来探讨他的心理发展。

今天发布的一版预告也是如此表现,伴随着近乎随性的杀人镜头,杰克缓缓旁白——“有些人宣称,我们在小说里的暴行,是无法在受控的文明社会里发泄的内在欲望,所以会以艺术形式表达出来。我不赞同,我相信天堂和地狱是一体的,灵魂属于天堂,肉体属于地狱。”

面对这部直白表现施暴的致郁电影,首映观众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。开场时的欢呼逐渐变成了抱怨,逃出影院的观众“形成了稳定的人流”,很多人看起来很气愤,并在念念有词,评论包括“我刚离开首映了,这片恶心、装腔作势、让人作呕、折磨人、可悲”、“粗鄙的电影,就不应该存在,演员难辞其咎”、“我走人了,看到儿童被屠戮绝对不是娱乐”。

来自 THR

终场前离开影院的观众多达 100 多人,不过剩下的观众仍然在字幕结束后起立鼓掌了 6 分钟。

冯·提尔曾在去年对本片的起源做出了一点解释,“这部电影拥抱的理念是——生命是邪恶且没有灵魂的,很遗憾,这一点已经被近来新物种 Homo trumpus 的崛起而证明了。”

Homo trumpus 是一些媒体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戏称。用人种的命名方式称呼他们,以示他们是一种“新型美国人或是新型人种”,亦或是本来就存在的物种,被当下环境所鼓励而表现出了内在本质。

对于这次大规模离场,不少人评论这些观众未免大惊小怪,“你看的是他的电影,你指望看到什么呢?”

冯·提尔的从影生涯一直在尝试不同类型,唯一不变的是艺术自觉和探索人物内心的偏好,这在早年提出强调朴素感和电影纯粹性的 “dogma95” 宣言时就有所展现。在以良心三部曲《破浪》、《白痴》和《黑暗中的舞者》收获国际性好评后,自 2003 年的《狗镇》开始,他偏向了更实验性的作者电影。2007 年,他被诊断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和恐惧症,这一时期的作品(《反基督》、《忧郁症》、《女性瘾者》)通常在挑战电影表达的界限和观众的心理认知、表现最极端的人物挣扎,观众也开始频繁经历各种不适。

自 1984 年至今,他获得过 8 次金棕榈提名,一次拿奖(《黑暗中的舞者》)。但是在 2011 年的戛纳上,擅长激怒调戏媒体的他以一种反讽的态度称自己是个纳粹,因而成为当年戛纳官宣的“persona non grata”(严厉外交辞令“不受欢迎之人”),并被勒令一年不得参加戛纳电影节。虽说如此,那一年的戛纳还是没有把《忧郁症》从主竞赛单元里剔除。

7 年之后重归,至少他给予了戛纳观众又一次难忘的体验。

题图来自《此房是我造》

喜欢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,每天看点不一样的。